1. 
      

      <big id="612vg"></big>

    2. <code id="612vg"><menuitem id="612vg"></menuitem></code>
    3. <label id="612vg"><b id="612vg"></b></label>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巨頭輝瑞、邁蘭官宣聯姻!被圍攻的5000億中國仿制藥市場要變天?

      發布時間:2019-08-02
      8月1日,輝瑞正式宣布與仿制藥巨頭Mylan達成最終協議,公司旗下非專利藥品牌和仿制藥實體普強(Upjohn)將與Mylan合并,創建一家新的全球制藥公司。 傳聞終于落實。此前,據多家媒體報道,輝瑞普強(Pfizer Upjohn)確定將剝離其已過專利期產品線,包括立普妥、絡活喜、西…

             8月1日,輝瑞正式宣布與仿制藥巨頭Mylan達成最終協議,公司旗下非專利藥品牌和仿制藥實體普強(Upjohn)將與Mylan合并,創建一家新的全球制藥公司。


            傳聞終于落實。此前,據多家媒體報道,輝瑞普強(Pfizer Upjohn)確定將剝離其已過專利期產品線,包括立普妥、絡活喜、西樂葆、樂瑞卡、左絡復、怡諾思、卓樂定等多個王牌明星產品在內,或將采取整體打包出售的方式。


            Mylan成為最終買主或并不意外。從前期消息來看,輝瑞普強的目標買家大概率將為全球Top5的仿制藥企業,隨后有人士分析指出,“梯瓦目前仍背負著收購艾爾建仿制藥的巨額債務,山德士承接著諾華國企專利藥,動力不大,最有可能的購買方將是在全球銷售超過7500種產品的Mylan。”


            根據最終協議來,兩大全球巨頭的聯姻交易預計于2020年中完成,其中輝瑞老股東將擁有57%股權,其余43%為Mylan老股東。新公司也將重新命名,總部設在美國,全球三大中心為美國匹茨堡、上海、印度海得拉巴。


            不過,業界現在更為關心的是,Mylan會不會借此交易機會進入中國市場?畢竟在國內市場,其此次收購的立普妥、絡活喜、西樂葆等過專利期藥物多年來依舊保持著強勁增長。


            其實,在“4+7”政策的價量雙殺之下,一方面“裁老藥、移新藥”已成為跨國巨頭應對專利懸崖的主流抉擇,另一方面,以Mylan為代表的接盤者,卻在中國仿制藥市場的變革中,看到了巨大的機會。


            01、跨國藥企瘋狂“賣賣賣”為哪般?“賣老移新”的,遠不止輝瑞。

            7月9日,葛蘭素史克(GSK)宣布擬以2.5億元向復星醫藥旗下子公司重慶藥友出售其蘇州工廠及知名品牌“賀普丁”100%股權。


          “此次轉讓旨在整合GSK的供應鏈網絡,使可以在中國更關注創新藥物和疫苗。”在向員工宣布消息的同時,GSK新興市場高級副總裁暨中國代理總經理 Fabio Landazabal明確了這一目標。


            作為收購方,復興醫藥集團將在股權轉讓后持有拉米夫定片(規格:0.1g,商品名:賀普丁)的藥品注冊批件及其生產設施的生產許可證、GMP證書等。而這款乙肝明星藥物已在我國暢銷20年,曾一度創下3年銷售額增長30億元的巔峰記錄。


              當然,在中國乙肝用藥市場,首批“4+7”帶量采購中恩替卡韋降價90%中標所帶來的沖擊,也被認為是GSK此次出售的重要原因。


              禮來制藥亦有“出售過期專利藥業務,以更快推進其他產品的研發及上市”的消息傳出。


              4月23日,禮來正式宣布與中國億騰醫藥簽署協議,向后者出售旗下抗生素產品希刻勞(藥品名:頭孢克洛膠囊)和穩可信(藥品名:注射用鹽酸萬古霉素)在中國大陸的權利,以及位于蘇州的希刻勞生產工廠。


              希刻勞和穩可信是禮來抗感染產品管線的老牌產品,分別于1993年和1996年進入中國。此次交易,則意味著其將剝離在中國市場活躍超過20年的抗生素成熟產品線。


              其實早在2018年11月,禮來還傳出準備出售中國區中樞神經領域業務,該業務包括百優解、再普樂等多個已經過專利期產品。


             同在那一個月,羅氏將治療乙肝和丙肝的長效干擾素派羅欣的中國大陸地區獨家銷售、市場推廣權授予給了歌禮制藥,將成熟非核心業務產品的銷售權剝離。


             再往前,2018年5月阿斯利康以5.46億美元的價格向綠葉制藥出售了抗精神病藥物思瑞康(富馬酸喹硫平片)的權益,該藥物2001年在中國上市,曾是阿斯利康旗下暢銷藥物之一,但由于專利到期,其銷售額也正在下滑。


             如此來看,剝離過專利資產已成為跨國藥企的一貫策略。阿斯利康CEO Pasca曾公開評價表示,“制藥巨頭間剝離相對較弱的業務、加強優勢產品線有利于公司的發展。”


             安永在2019年發布的首份醫藥行業研究報告《中國醫藥改革背景下,跨國藥企的戰略應對》中,將跨國藥企的剝離方式分為兩種,其中一種正是上述例舉的“通過資產的商業轉讓,將商業風險進行剝離”。安永在研報中指出,“4+7”政策的落地加速了跨國藥企的剝離進程。隨著政策的進一步推進,以及市場洗牌的愈演愈烈,或許還會有更多的跨國藥企選擇將過專利期的成熟產品剝離。而這背后的中國仿制藥市場,無疑正處于變革前夜。


      02、外資仿制藥企“圍攻”中國市場

             在跨國藥企“賣賣賣”的另一端,“接盤”藥企也早已紛紛摩拳擦掌,對中國仿制藥市場虎視眈眈。正如Mylan此次并購,就被認為是把輝瑞普強作為進入中國市場的灘頭陣地。


             此前,由于中國市場尚未自發形成“專利懸崖”,跨國藥企的原研藥即使過了專利期仍可在中國保持較大的溢價。安永研報顯示,中國藥品市場上過專利期的品種占整體的80%甚至更高,且這些品種的主要市場份額基本由跨國藥企所占據。


             “4+7”帶量采購加速了“專利懸崖”的到來,跨國藥企在華“超國民”地位失去,虛高的藥價顯然已難以維持。被仿制藥圍攻的跨國藥企,也就越來越多地選擇了剝離權益。由于戰略決策和運營成本的差異,CSO企業無疑成為跨國藥企的接盤主力。


             興業證券認為,相較于傳統的代理模式,目前CSO更多反客為主,加強對產品的控制權,將產品轉化為自有品種。而通過權益的買斷,CSO企業可實現對產品的全面掌控,能夠根據實際需求靈活調整,從而銷售積極性等更高。


             拿接手禮來抗感染產品管線的億騰醫藥來說,其就相當于直接買斷了禮來希刻勞和穩可信,將其轉化為自身產品。而這家成立于2001年的香港醫藥公司,與跨國藥企簽訂放入獨家藥品分銷協議已超20個。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除了跨國藥企“接盤者”的大舉進攻,“印度藥企入華,搶占仿制藥市場”的消息也已甚囂塵上。更有傳聞指出,印度仿制藥企準備參與“4+7”競標,藥價可能在中標價格的基礎上再降20%-30%。


              7月16日,印度制藥巨頭西普拉歐洲分公司CiplaEU率先宣布了將在華成立分公司,該分公司將與江蘇創諾制藥成立合資公司,雙方共同投資3000萬美金,專注于呼吸領域產品。一夜之間,似乎所有的仿制藥企都瞄向了中國市場。根據E藥經理人的一項進口仿制藥申報統計,目前中國仿制藥市場進口申報的主要來自三大力量,一是跨國藥企旗下仿制藥子公司,諾華旗下山德士為典型代表;二是印度、韓國、日本和中國臺灣的仿制藥企業,其中印度的企業以阿拉賓度、印度瑞迪和印度太陽等為主;三則是國內企業的引進項目。


              目前來看,跨國藥企已紛紛將過專利期產品拋向大幅降價的懸崖,印度藥也有望入華,越來越多外資力量已參與進中國市場。伴隨著博弈與廝殺,中國仿制藥價格也將隨之持續下降,新一輪市場洗牌或在即。而戰場硝煙彌漫,國內藥企的生存也將更為艱難。

      可以看黄色视频的网站